欢迎您来到成都正为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康明斯发电机组,成都柴油发电机组维修.
成都康明斯发电机授权经销商
全国服务热线:
028-83986410 / 83986412
新闻中心
康明斯Tier 3产品全面登陆中国
发布时间:2019-01-23

展现全方位工程机械动力解决方案

2006年11月21日:第三届bauma China国际工程机械、建材机械、工程车辆及设备博览会于2006年11月21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拉开帷幕。康明斯第二次以更强大的阵容出现在与会者面前。展会上,康明斯与欧美市场同步向中国市场全线推出满足当今最为严格的欧美非公路用机动设备第三阶段排放标准(Tier 3/Stage IIIA)的发动机系列产品,应用范围涵盖小型、中型和大型工程机械设备。

康明斯全面展示Tier 3发动机产品

在挤满了黄色的工程机械设备的室外展场,康明斯150多平米展位上鲜亮的红黑色调格外引人注目。这是继2006年5月康明斯在全球范围内实施新品牌战略以来,首次在中国大规模展示新品牌形象,以更赋有冲击力的红、黑色调,突出康明斯品牌的视觉感受。

康明斯全方位的工程机械动力解决方案(EVERY SOLUTION)

作为全球非公路用机动设备柴油机最大的制造商之一,康明斯为客户提供了功率范围宽广的小型、中型、重型和大马力发动机系列,应用领域广泛,能够最大范围地满足从小型工程机械到大型矿用设备、从高端出口和中低端配套等不同市场的需求,为主机厂和用户量身定做,制定最为经济、可靠、能够符合欧美非公路用机动设备第一、第二和第三阶段排放标准(Tier 1, Tier 2 to Tier 3)的全方位动力解决方案。

此次展会中,康明斯展出了九台满足第三阶段排放标准的Tier 3柴油机,包括结构紧凑、动力充沛、便于维修保养、适用于小型机械设备的A系列和B3.3型涡轮增压柴油机;采用电控系统、燃油喷射系统、新型活塞设计等多项先进技术的QSB系列3.3升、4.5升和6.7升全电控柴油机;拥有超强动力性和极佳燃油经济性的8.9升QSL和11升QSM系列重型全电控柴油机。

QSB Tier 3系列全电控发动机担当出口配套重任 - 据康明斯东亚地区工业发动机市场总监高险峰介绍,新一代QSB系列全电控发动机是当前国内主机厂出口产品主要配套的机型,已成功配套柳工、徐工等主机厂的重点出口设备,其中5吨、6吨装载机和PY200平地机等设备已批量出口欧美市场。QSB采用最先进的康明斯Quantum电控平台,全新整体式缸体,后齿轮室动力输出和高压共轨燃油系统。结构紧凑,具有良好的瞬态响应速度,便于安装和使用。此外,QSB发动机改进了冷起动能力,比以前机型噪音降低了9分贝,它在满负荷时的噪音相当于上一代机型无负载时的噪音值。QSB Tier 3直列4缸 4.5升柴油机,结构更紧凑,最大功率由Tier 2时的130马力提高到160马力,额定功率范围82kW到127kW,噪音降低了55%以上。6.7升QSB Tier 3直列6缸柴油机,功率136-275马力(101-205 kW),是基于久负盛名的B系列发动机平台开发的。

康明斯东亚地区工业发动机市场总监高险峰(右)向参观者介绍参展机型

康明斯电控燃油喷射系统使发动机的燃烧更加充分、动力输出更平稳并减少了碳烟排放。

康明斯电控管理系统中还包含自我监控系统和发动机保护系统,可以更好地对发动机进行保护,减少发动机的维护保养需求,延长发动机服务间隔里程。维修服务人员可以通过笔记本电脑或小巧的QuickCheck?掌上电脑检测装置来进行故障诊断结果、燃油效率等多种重要的发动机运行数据。

康明斯本地化生产的工程机械发动机 性价比获好评 - 在此次展会上,康明斯中国的合资公司东风康明斯和重庆康明斯也分别带来了其拳头产品,机械式增压中冷180马力5.9升B系列和215马力8.3升C系列工程机械用柴油机,及14升NT重型机械柴油机。东风康明斯和重庆康明斯生产的工程机械用中重型柴油机,结构紧凑,性能可靠,拥有丰富的成功配套经验,是获得市场认可的成熟产品,满足欧美非公路用机动设备第一(Tier 1) 和第二(Tier 2)排放标准,能够为客户提供经济、高效、全面的解决方案。

康明斯力求以技术、产品和服务的综合优势,成为客户首选

康明斯(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东亚地区发动机事业部总经理王洪杰表示,康明斯要以全方位的动力解决方案(EVERY SOLUTION),获得客户的认可,赢得客户的信赖,成为客户的首选。

以领先的技术优势,可靠耐久的产品平台,规格齐全、应用广泛的配套优势,成为主机厂和用户的首选;

以环保低排放的技术优势和全球分销服务网络的强大支持,成为主机厂高端出口机型配套的首选;

在全球质量体系的保障下进行本地化生产,有效降低成本,提升响应速度,打造价格竞争力。

王洪杰在bauma展上详细阐释康明斯Tier 3发动机的特点

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康明斯已成为拥有强大技术实力和研发资源的跨国企业,能够面向各种市场应用开发出最为适合的技术解决方案和相关产品。作为全球最大的独立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设备配套型号数量和市场应用规模遥遥领先。90年代末以来,康明斯发动机产品的功率范围大幅度扩大,产品平台数量翻了一番。

康明斯是全球柴油机企业中唯一一家能够将柴油机的五大关键系统,即进气处理系统、滤清和后处理系统、燃油系统、电控系统和缸内燃烧优化系统设计,全部自主开发的跨国企业,可以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一站式”排放解决方案。

除传统的产品开发手段外,康明斯还领先业界拥有非常丰富的计算机建模分析手段,能够在正式设计前对发动机缸内燃烧模型进行计算机模拟分析,而且所有的数据通过计算机网络实现全球实时共享,从而大幅度提升研发效率,缩短开发周期,降低了开发成本。在着力开发新一代产品的同时,康明斯严格控制制造和经营成本,注重资源共享,与众多跨国主机厂建立了良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在非公路用机动设备排放领域,康明斯首家采用缸内燃烧优化技术,无需使用废气再循环或后处理系统就能满足非公路第三阶段排放标准(Tier 3)的柴油机制造商。第三阶段(Tier 3)发动机是在第二阶段(Tier 2)发动机平台的基础上开发的,由于无需加装后处理系统或其他昂贵的硬件设备,发动机尺寸没多大变化,不用调整主机设备的结构,大大节约了设备生产商针对新排放法规的开发成本,以及用户的购买和使用成本。

康明斯发挥强大的技术支持能力,为主机厂的整机匹配解决了各种问题,大大缩短了工程机械新机型的开发研制周期。康明斯东亚技术中心的正式启用,进一步增强了康明斯提供本地技术解决方案的能力。

尽享康明斯全球服务资源 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出口势头强劲 - 在过去一年来的几大著名国际工程机械展会上,由柳工、徐工、三一重工、厦工、鼎盛天工、福田重工、常林、山河智能、一拖等主要工程机械企业组成的中国展团已成为各届展会的亮点。其中大多数参展机械都配备了康明斯全系列发动机产品。此外,康明斯遍布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50家分销商和5000多个代理商网点为中国工程机械企业进军海外提供了有力的售后服务支持。康明斯以低排放的产品和全球服务网络的优势日益成为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实现出口的跳板。

康明斯在中国

康明斯与中国的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半个多世纪前的1940年代。1941年3月11日,美国总统弗兰克林?罗斯福签署《租借法案》,向包括中国在内的38个国家提供战时援助。《租借法案》对华军援物资中就包括配备康明斯发动机的江防巡逻艇和军用卡车。

1944年末,一家重庆企业致函康明斯公司,寻求建立商业联系,在中国进行康明斯发动机的本地化生产,时任康明斯发动机公司总经理埃尔文?米勒在回函中对此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希望中日战争结束后康明斯能够在华建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米勒先生的想法只能等到三十年后的1970年代,伴随着中美关系的逐步缓和,才有望变为现实。

康明斯及其关联子公司在华累计投资超过10亿美元,作为中国柴油机行业最大的外商投资者,康明斯与中国的商业联系始于1975年,时任康明斯董事长埃尔文?米勒先生首次访问北京,成为最早来华寻求商业合作的美国企业家之一。1979年中美建交,中国对外开放伊始,首家康明斯驻华办事处就在北京成立。

康明斯是最早在华进行发动机本地化生产的西方柴油机公司之一,1981年康明斯开始在重庆发动机厂许可证生产发动机,1995年康明斯第一家中国合资发动机工厂成立。到目前为止,康明斯在华总计设有26家机构,包括15家独资和合资企业,员工9,000多名,生产发动机、发电机组、交流发电机、滤清系统、涡轮增压系统、后处理和燃油系统等产品,拥有由12家区域服务中心、30多家客户支持平台和三百多家授权经销商组成的服务网络。

康明斯长期坚持与中国大型企业结成战略联盟,实现共同发展。作为最早来华进行本地化生产的外资柴油机企业,三十多年来康明斯已经与包括东风汽车、陕汽集团和北汽福田在内的中国商用车领先企业组建了四家发动机合资厂,康明斯十八个发动机系列中已有十一个在中国本地生产。

康明斯是第一家在华设立研发中心的外资柴油机公司,2006年8月康明斯与东风公司合作设立的发动机技术研发中心在湖北武汉正式启用。

2010年康明斯在华销售额逾31亿美元,中国区已经成为康明斯全球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海外市场。


标签: 公司 媒体 动态

地址:成都市新都区三河街道花园社区6社(一号大院路口) 联系人:郑女士

联系电话:13981765715 Email:zhengwei1398@163.com ICP备案编号:蜀ICP备11018877号

CopyRight ? 2019. 成都正为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中联无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